焦點文章

台灣希望小學

互助學習 成為彼此的人生導師:用強壯之心與學生同行

Date  2020-07-07

教育與社工的雙軌制服務,在希望小學屏東分校有了具體展現,課後輔導是希望小學的服務主軸,透過總校嚴謹又專業的教育規劃,分別從數學、國語與英語3科目著手,協助3到6年級學生提升知識能力,教育雖是最大目標,但學生心理輔導卻在教學過程中扮演了重要支持力量。



換新環境 累積壓力

在希望小學裡,「分校督導+課輔老師+社工員」是黃金鐵三角,三個角色從不同專業協助孩子獲得更多健康成長的機會,「我們從陪伴做起,並等待孩子身心都準備好了,再陪著他們往前走。」屏東分校督導黃瑋茹指出。30多歲的黃瑋茹是個衝勁十足的社工員,如同其他分校成員,她天天賣力地奔馳在屏東縣大小鄉鎮間,四處搜尋是否還有其他來自困苦背景,或不同性格樣貌的孩子需要被關懷,或正等待一個溫暖的擁抱。

像是3年前,在屏東分校同仁向總校爭取下,屏東分校課輔班來了一位患有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,他是陽陽,在同學與家人面前,是個有點沉默,卻還是會跟同學打鬧的頑皮學生;但在老師面前,陽陽卻怎樣都不願意互動與開口說話,即使放學後到永齡課輔班也是如此。

督導和專員們用心地追溯原因,發現開端來自陽陽在小學2年級時搬家、轉學,全新環境帶給陽陽高度不安全感,心理壓力不斷堆積,從此他變成選擇性緘默,回家後跟一般孩子無異,但課堂上卻不配合老師指令,不開口說話連帶影響語文學習能力,因此陽陽的班導師推薦他報名希望小學。


督導黃瑋茹以陪伴取得孩子的信任感,逐漸卸下他們的心防。


紙條溝通 建立信任

來到希望小學,陽陽保持一貫的沉默,直到遇見就讀屏東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的課輔老師黃柏翰,情況才有些許改變。黃柏翰初見陽陽便試圖與他說話,但同樣沒有得到任何回應,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,黃柏翰認真地翻閱相關書籍研究選擇性緘默症,也積極與具備輔導專業的社工討論應對方法。

剛開始黃柏翰嘗試用筆在紙條上寫下他的問題請陽陽作答,「但寫10張,陽陽大概只會點頭或搖頭回應1、2次。」黃柏翰笑說,他不想放棄,想盡各種問題與陽陽互動,紙條傳送就一直單向進行著,漸漸地師生之間開始產生信任感,陽陽的回應次數也逐漸增加。

觀察情況稍有改善後,專業社工員建議黃柏翰可以開始不用紙筆,試著直接用口語跟陽陽對話,「我們不想讓陽陽一直存在逃避心態,還是想幫助他學習如何與他害怕的人相處。」黃柏翰指出。

回想陪伴陽陽的過程,黃柏翰坦言,他剛與陽陽接觸時,只把自己當成老師,想透過嚴格管制修正陽陽的頑皮性格,結果讓陽陽愈來愈排斥他,後來他嘗試當陽陽的朋友,每次他想了解陽陽在學校的狀況時,都會刻意安排1、2位同學跟他們一起談天,藉此減緩陽陽的壓力情緒。

後來屏東分校因為要參與希望小學每年舉辦的夏日英雄大會師活動,特地排演一齣英語話劇,課輔老師原本心想陽陽不會願意上台,所以安排一個沒有台詞的兔子角色給陽陽,「沒想到陽陽點頭答應。」黃柏翰笑說,向來肢體動作豐富的陽陽上台扮演兔子,滿場跑跳的模樣帶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。

雖然現在陽陽還是不願意跟老師說話,卻已經能用豐富的肢體動作來回應黃柏翰的所有問題。黃柏翰則難忘唯一聽陽陽說過的一句話是:「那邊有鬼。」他笑說當時嚇了一跳,不知為何陽陽要說這句話,但努力過後能聽到陽陽說話,讓他充滿興奮之情,也期盼陽陽可以繼續進步。


陽陽是個會跟同學打鬧的頑皮學生,但來到老師面前都不願意開口說話,即使放學後到永齡課輔班也是如此。

想法轉彎 克服問題

發掘問題、解決問題,是希望小學分校督導、課輔老師、社工員的共同任務,黃瑋茹坦言:「我們都要擁有一顆強壯的心,因為要一直去面對現實問題,再想辦法幫孩子克服難關。」譬如希望小學課輔老師雖然都有受過專業教學訓練,但教學經驗還是不如正規小學老師豐富,經常碰到孩子怎麼教都教不會的情況,「一開始我心裡很受挫,也會懷疑自己的能力。」黃柏翰坦言,他常常下課後,騎車回家的路上就不停思考有沒有更適合的教學方法。

此路不通,黃柏翰只好轉彎,他心想:「既然學校老師用正規方法教這個孩子行不通,那我們就依照個別孩子的個性、程度、生活經驗解釋題目,有時孩子就會通了。」這個轉念正好體現出希望小學的精神-透過個別化教學,陪伴與等待孩子成長。

撒下種子,植出希望。在外人看來,希望小學的成員像是給予的角色,但真實經歷過付出後,黃柏翰反倒認為他與學生是彼此的人生導師,他教導孩子知識,引導孩子建立健康的社交關係,孩子卻讓他體會到百種人生樣貌,只要不放棄學習,希望就在雲後面,陽光終將助小苗日益茁壯。


希望小學在全台各分校播下種子,植出無數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