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點文章

台灣希望小學

面對坎坷 航向未來:為孩子找回生命的依靠

Date  2020-07-07

車子一路往新北市平溪山區走,住在附近的孩子經常能看見天燈冉冉升起、遠去的景象,在當下,他們是否曾揣想未來將飛往外面的世界?還是像小學生廣志一樣,向老天爺傾訴自己的煩惱?幸好有鴻海.永齡希望小學提供支援及資源,陪伴他走過充滿荊棘的成長路。



交付責任 撫平心傷痕

廣志的父親離婚後病逝,新住民母親又遠在外地工作,家中只剩老祖母陪伴,然而,喪子的老人家尚未安頓好自己的情緒,也無法給予廣志溫暖、正向的照顧。歇斯底里的祖母總害怕媳婦會帶走孫子,三天兩頭到學校咆哮找人,讓廣志既憤怒又不知所措,人格養成與學業也受到影響。

談起廣志,永齡課輔老師曾美麗滿是憐惜:「他很聰明,他缺乏的是文化刺激和陪伴,這是我可以給的。」下課後不想回家的廣志終於不用再到處亂逛,他有了新的去處——下午4時30分就到希望小學報到。

先前常陷於憤怒與不平的廣志,肢體動作和語言經常冒犯別人,來到永齡課輔班後,曾美麗的陪伴安定了廣志的情緒,她針對廣志個人特質的引導也漸有成效。

根據課輔老師們的細心觀察,廣志其實很願意照顧弱小,只是家庭因素讓他自卑,形於外就表現出憤怒,導致他無法與人好好相處,「我們交給他更多的責任,讓他教導其他孩子數學,他發現自己原來可以幫助別人,一段時間下來,廣志的肢體和語言就比較收斂了。」曾美麗說。


談起廣志,永齡課輔老師曾美麗充滿憐惜,希望能給他缺少的溫暖與陪伴。


量身規劃 贏得成就感

廣志的數學程度原本落後班上同學許多,就讀5年級時,大概還停留在3年級階段。在希望小學的課後加強輔導下,廣志進步得很快,6年級時幾乎已能追上正常進度,「學生來到班上會先接受前測,確定程度後,我們會根據個別學生情況規劃個人進度,學會了再前進下一個階段。」希望小學新北分校數學老師許慧敏說。

在個人化學習中,學生很容易感受到自己的進步,也就更有動力學習。「廣志原本很排斥寫數學作業,總是能躲就躲。」許慧敏回想廣志的初始學習狀況:「我們利用這點告訴他,如果作業寫得好又快,就可以少做一些作業。」這個方法果真奏效,廣志漸漸願意專注學習,也從中獲得了成就感,後來甚至願意進一步自我挑戰,不斷追趕作業進度。

希望小學規劃的個人化學習無疑是提升學生學習力的重要關鍵。此外,希望小學自己編輯、設計的教材色彩豐富,說明方式活潑生動,很能引起學生的興趣。「以數學教材來看,情境化的內容編排和題目設計、漫畫手法的採用,都讓學生覺得有趣不排斥,這對引發學習動機很重要。」許慧敏說。

同樣出身困苦家庭的許慧敏,對廣志的處境特別感同身受:「這些孩子需要的是認同感和信任感,我盡我所能,希望他們能在一個充滿善意的環境中找到自己的方向。」


同樣來自困苦家庭,希望小學新北分校數學老師許慧敏,對廣志的處境特別感同身受。


溫暖陪伴 傾聽心裡話

不只提升學習力,希望小學的存在意義,更在於陪伴孩子走一段路,希望他們從中汲取的養分,能給予孩子面對未來的勇氣與能力。除了編制課輔老師,希望小學新北分校社工謝承勳,每週也都會到負責學校1至2次,陪希望小學的孩子說說心裡話。

「我的身分不是老師,就是一個大哥哥,孩子們總有些話不敢和老師說,在我面前就比較『肆無忌憚』。」社會心理學系畢業的謝承勳,總是能在相處中運用心理學專業,打開孩子們的心房,「我聆聽孩子們說話,無論是多麽細瑣、無厘頭的事情,我都認真地聽,如此才能挖掘出真正的問題所在。」

陪伴2年,謝承勳是改變廣志的重要推手,在與班上老師的協力下,曾貼在廣志身上的標籤,例如「愛打人」、「愛說髒話」也逐漸被撕下,數學才能的展現更進一步建立了廣志的自信心。除了校內輔導外,希望小學還會帶孩子們走出校外溜冰、打籃球,甚至幫孩子規劃專屬的畢業典禮,讓他們盡可能感受到溫暖。承載著許多人的愛,希望小學的孩子將更有勇氣航向未來。


希望小學新北分校社工謝承勳就像個大哥哥一樣,經常陪孩子說說心裡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