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點文章

台灣希望小學

曾兇惡地把學弟妹囚禮堂:跆拳少女脫胎換骨成功記

Date  2020-07-07

在跆拳道場上,8年級的美美是個紅帶高手,專注的眼神、俐落的身手,充滿自信與光采。她平時是學校跆拳道社社長,帶領學弟妹練習、比賽,還要在場邊幫學妹紥馬尾。但4年前,美美竟是個眼神茫然、行為偏差的問題小學生。



孤單在家 脾氣暴躁

單親家庭長大,加上母親幾乎不管她,美美念小學之後就得自己處理課業或學校大小事,不被重視的感覺始終存在她心底,加上成績不理想,造就出美美沒自信、脾氣暴躁的性格,每當師長問她問題,她一貫的回答是:我不會、不知道、不想要。

像美美這般的孩子在社會中不難見到,家庭功能不彰,三餐溫飽外,沒有多餘的時間陪伴,孩子等於是自己長大,於是當他們進入校園,若無獨特專長,成績又不如人時,這些孩子就會自我放逐,對什麼事都顯得不在乎,做壞也無妨,似乎夢想、成就、人生發展都與我無關。

看見美美眼裡的茫然,「她不知道來學校可以幹嘛,放學後要做什麼,」曾是美美師長的蔡正凡回憶指出,在如此狀況下,為了給美美更多陪伴,也為了幫助美美激起學習動力,在校方推薦下,美美在小學3年級進入永齡 · 鴻海台灣希望小學屏東分校課輔班。可是,起初美美還是不太願意融入團體中,出過許多狀況,還曾經一氣之下,把學弟妹關進禮堂,在學生才60多人的小學校裡發生這驚天動地之事,消息很快地傳遍整座校園,美美就被貼上了小霸王標籤,校園人際關係也出現問題,同學與學弟妹對她總有幾分畏懼。


屏東分校督導黃瑋茹(右)經常與學校教務主任蔡正凡(左)討論,希望合作找出孩子偏差性格的原因


發揮優勢 踢下冠軍

面對如此狀況,屏東分校督導黃瑋茹不斷透過各種方法去了解美美,並與學校展開密切討論,希望從中抽絲剝繭出美美偏差性格的養成因素,「後來我們發現她很孤單,家中沒人可管教她,」黃瑋茹直言,於是屏東分校社工與課輔老師花更多心思去陪伴美美,讓她不再感覺那麼孤單。

美美升上4年級後,學校來了新教務主任蔡正凡,他是一位威恩並施的師長,也相當認同希望小學「課輔+社工」的雙軌教育理念,他形容希望小學之於學校的關係:「如同多了一雙溫暖的手牽著孩子一起成長。」就在學校與希望小學雙方鼎力合作下,美美終於有了些許轉變。

偏差行為隨著美美日漸長大有增無減,蔡正凡與屏東分校社工老師討論後認為,應鼓勵美美重新拾起她曾學過的跆拳道,當時這所小學有一半以上的學生都在練跆拳,不少人還因此參加過各種比賽,「我們期望藉此能為美美創造出參與團體活動的美好感受,」蔡正凡。

在學校師長與社工老師共同鼓勵下,美美再度穿起了道服,她總是笑說:「因為去社團練跆拳,可以避開永齡課輔班。」這句話的背後藏著她對課業的恐懼,能少碰就少碰,「反正老師教我都是雞同鴨講,我都學不會,」美美說得坦白又直接。

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,希望小學不會一味只想提升美美的課業成績,反倒鼓勵美美朝優勢領域發展,果真美美不負眾望,從白帶一路踢到了紅帶,也拿過跆拳道比賽冠軍,美美心中的成就感因而一點一滴累積,「拿到獎牌後,我開始對自己有點信心了,」美美笑說。


孩子都渴望被看見,若因為某事有了成就感,也會連帶勾起孩子其他學習動力。

受到肯定 找回靈魂

每個孩子都渴望被看見,「若當他們因某事有了成就感,會連帶勾起孩子的其他學習動力,」蔡正凡指出,他常告訴孩子:「比賽成績不重要,重要是練習過程與養成的態度,將會讓人一輩子受用。」這番話在美美身上有了印證。
因為比賽成績獲肯定,美美的眼神漸漸找回了靈魂,到了小學6年級,原本令人畏懼的大學姐,變成願意細心指導學弟妹的助教。在永齡課輔班上,她也是蔡正凡的助手,常幫忙學校發傳單、宣導事項,「後來我都能很放心交待她處理事情,」蔡正凡笑說,美美的人際問題自然迎刃而解。


從理解與包容出發,彎下腰仔細觀察孩子,與聆聽孩子心聲,你將會發現叛逆的孩子只是不知該如何適當表現自我,這往往需要靠有能力的大人在旁指引,孩子才能尋對成長方向。希望小學就是那個領航人,帶著專業的教育內涵,陪伴每個孩子走向正確的人生大道。


蔡正凡是位威恩並施的老師,也相當認同希望小學「課輔+社工」的雙軌教育理念。